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

www.bet2277.com:欧阳修改变宋代文风 推动诗文创作走向海阔天空

2017年10月11日08:41来源:大河网-大河报

新金沙官网:日行千里,星月同行。

  欧阳修改变宋代文风 推动诗文创作走向海阔天空

  欧阳修像

  欧阳修改变宋代文风 推动诗文创作走向海阔天空

  位于新郑市辛店镇欧阳寺村的欧阳修陵园

  欧阳修改变宋代文风 推动诗文创作走向海阔天空

  □首席记者姚伟文图

  在千年前那拨“00后”中,欧阳修是最闪亮的文化巨星,作为诗文革新运动的领袖,他的诗文传天下,粉丝遍海内。

  欧阳修的诗文革新事业在洛阳起步,在开封获得全面成功,标志性事件就是1057年的“全国高考”。

  这年的进士考试,被称为“千年科举最闪耀的一榜”。作为主考官,欧阳修以诗文革新的眼光制定新的评卷标准,在新的标准下,苏轼、苏辙、曾巩等著名文学家,程颢、张载、吕大钧、朱光庭等著名理学家,邓绾、王韶、吕惠卿、林希、曾布等政界精英,都在考试中脱颖而出,金榜题名。

  这次评卷标准的变革,推动全国诗文风尚发生了根本变化。不仅让诗歌、散文面目一新,还对社会风尚产生深刻影响,推动宋代审美由唐代的花花绿绿转向淡雅素朴,书法、绘画、瓷器等都走向独特的极简主义美学。

  开封古城东北角,河南大学、铁塔公园一带,素为人文渊薮。明清这里是河南贡院,因缘际会成为中国最后一次会试所在地。再往前说,宋代科举考试也时常在这里举行,大约这就是风起的地方,在这里,欧阳修让诗文革新的风刮遍当时的中国。

  改变“高考”评卷标准是惊天大事,触动了不少人的“奶酪”,录取结束后,欧阳修险些被群殴,但他最终获得了成功,因为此时他已积淀了足够的能量。

  文坛领袖光耀“国外”

  欧阳修的诗文革新从洛阳起步。很幸运,初到洛阳,他就结识了几位“00后”文坛新锐,出生于1001年的尹洙,出生于1002年的梅尧臣等人,他们比欧阳修年长几岁,都已是诗文革新的先锋。

  宋朝立国之初,延续五代余风,颓靡不振,格调不高,远离现实。国家安定后,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,醉心太平的士大夫又整出一个“西昆体”,歌功颂德,吟风弄月,追求华丽浮艳,跟风者众,影响巨大,竟成主流文化。

  为了对抗这种“主流”,出现了诗文革新运动。老一辈儿有柳开、穆修、王禹偁(chēng)、石介,他们以“尊韩”为旗帜,试图振兴宋代诗文,但他们成就不高,影响不大。“00后”梅尧臣、尹洙等追踪前辈,对文坛积弊发起冲击,但影响也不很大,还是“非主流”。宋代诗文的振兴,需要一个有扛鼎之力的人,欧阳修应时而生。

  在梅尧臣、尹洙等人影响下,欧阳修“日为古文歌诗”,他过人的文学天赋逐渐展露,“遂以文章名冠天下”,成为诗文革新运动的领袖。

  欧阳修学习韩愈而又因时而变。他的诗学韩愈“以文为诗”,散文取法韩愈“文从字顺”的一面,却不学韩愈的险怪和生僻,而是独辟蹊径,有所自创,力求平易畅达,使宋代诗文开始具有自己独特的风貌。

  他的《醉翁亭记》《秋声赋》《五代史伶官传序》创造了平易自然的新风格:简洁流畅、内容充实、情真意切、娓娓而谈、引人入胜,让文坛有了新面目。

  欧阳修在文学理论上也贡献巨大。他的《六一诗话》是第一部诗话,开创了一种新的诗歌理论著作体裁。他提出了“诗穷而后工”的著名观点,力主诗文以内容取胜,又注重艺术品位,倡导“意新语工”,“状难写之景,如在目前,含不尽之意,见于言外”。

  欧阳修的光芒日渐耀眼,他曾出使辽国,辽国皇帝命皇叔、丞相等四位贵臣陪宴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待遇。

  政坛“猛人”屡获重用

  欧阳修当官也很有成就。看欧阳修的诗文,会觉得醉翁是个优雅超然的人,但在现实政治生活中,他其实性格刚劲敢言,不怕得罪人,是官场上的“猛人”,《宋史·欧阳修传》说道:“修天资刚劲,见义勇为,虽机阱在前,触发之不顾。”

  宋代与唐代不同,因为重用文人,出现很多诗人、官员、学者三位一体的“复合型”人才,这位醉翁也不是高蹈的隐士,他一生都在从政,只是以诗文创作帮助自己在红尘中保持优雅的姿态。

  欧阳修当官很清廉,他长期带着寡母和妻儿租房住,42岁才买房。为避免有人变相行贿,他甚至很少在辖区买东西,“吾在官所,除饮食物外,不曾买一物”。

  当地方官时,欧阳修倒不“猛”,相反,他为政宽简,不追求政绩,所谓“不见治迹,不求声誉”。当时天下承平安定,百姓都希望生活稳定,安居乐业,因此欧阳修顺乎民意,为政宽简。但他绝不是“懒政”“不作为”,他处理政务认真严谨,有文人到官衙拜访,他不谈诗文,只谈政事。

  欧阳修“刚猛”,主要是在首都中央政府任职时。范仲淹被贬,欧阳修写信猛怼范仲淹的对头,说那人“不知人间有羞耻事”。结果那人上书怼欧阳修,使欧阳修也被贬。后来范仲淹被重用,请欧阳修到自己部下任职,欧阳修笑着拒绝了。

  《宋史·欧阳修传》中,多次提到欧阳修敢说话:“修平生与人尽言无所隐。及执政,士大夫有所干请,辄面谕可否,虽台谏官论事,亦必以是非诘之,以是怨诽益众。”

  不过,对这样正直敢言的人,皇帝很欣赏,曾对身边的侍臣说:“如欧阳修者,何处得来?”一直信任、重用他。

  欧阳修在政坛上的作为,让他不断升迁,有了更大的话语权。1057年,他成为“全国高考”主考官。随后又继包拯之后成为开封知府,数年后,更出任枢密副使、参知政事等要职,成为“副国级”高官。

  在欧阳修出任的所有职务中,最重要的应该是他1057年“全国高考”主考官。

  点评试卷改变宋代文风

  嘉祐二年(1057),欧阳修受命“知贡举”,就是出任当年进士考试的主考官,他的好友梅尧臣则出任“点检试卷官”。这年的进士考试,被人称为“千年科举最闪耀的一榜”,录取的考生大多成为日后活跃于政界、思想界、文学界的精英人物。这次考试,还改变了整个宋代的文风,推动诗文创作走向海阔天空。

  这时候,为了对抗华丽浮靡的“西昆体”,诗文创作矫枉过正,出现了新的误区,就是崇尚险怪奇涩。这种风格是诗文革新的急先锋石介培植的,石介视“西昆体”如寇仇,猛烈抨击,观点过激,他于庆历二年(1042)出任国子监直讲,以自己的标准考核学生,形成了一种“太学体”,崇尚险怪奇涩。“太学体”一度影响甚大,成为风行的“时尚”。

  欧阳修当了主考,就想利用评阅标准,将文章引上正途。他推崇质朴晓畅、说理透彻的文章,凡内容空洞,华而不实,或以奇诡取胜之作,概在摒黜之列。

  关于这年的考试,有两个故事流传很广。

  其一,欧阳修看到一份试卷,开头写道:“天地轧,万物茁,圣人发。”用字看似古奥,其实很别扭,意思无非是说,天地交合,万物产生,然后圣人就出来了。欧阳修认为这一定是刘几(“太学体”)的卷子,便就着韵脚,续了两句:“秀才剌(意为乖张),试官刷!”宋代考卷都要密封,后来打开密封,发现这份卷子果然是刘几的。

  其二,“点检试卷官”梅尧臣推荐了一份试卷,语言流畅,说理透彻,见解出众。欧阳修大为惊喜,本想取为第一,但他感觉这份卷子是自己学生曾巩的,为了避嫌,“强压为第二”。试卷拆封后,欧阳修才发现这次看走了眼,这份卷子的作者并不是曾巩,而是一个陌生的名字——苏轼。

  这两个故事,正好凸显了主考官欧阳修态度鲜明,体现了欧阳修刚直敢为的性格。这样大幅度改变评阅标准,也惹怒了不少人。但科举考试录取标准,从此改变,宋代文坛的风气,也从此形成了平易流畅的风尚。研究者甚至认为,“这奠定了整个宋代乃至元、明、清各代文学发展的基础。这是欧阳修权知嘉祐二年贡举的最大贡献”。

  胸襟如海力荐后贤

  按照古代规矩,苏轼、张载、程颢等这年录取的考生,都与欧阳修形成了师生关系。欧阳修慧眼识才,又有容人雅量,他尤其赏识和推重苏轼,力助苏轼成为新的文坛领袖,使诗文革新最终取得辉煌成就。

  苏轼幼年时就是欧阳修的“粉丝”,读其文,颂其诗,想见其为人,私以为师。长大后来开封参加科举考试,正好赶上欧阳修出任主考官,两位文化巨星之间遂演绎出一段千古佳话。这时,苏轼年轻、默默无名,而51岁的欧阳修早已名满天下。看到这位年轻人的才华和潜力后,他真心高兴,满世界赞誉苏轼,不惜拿出千古最佳推荐词:“取读轼书,不觉汗出。快哉快哉!老夫当避路,放他出一头地也。”

  后来苏轼的名气越来越大,他的诗文一写就,即为人传诵。

  其实不只对苏轼,王安石、曾巩、苏洵、张载、程颢等都曾得到欧阳修的赏识和举荐。

  曾巩默默无闻时,给欧阳修写了一封自荐信。曾巩擅长古文策论,轻视应试时文,当他落第时,欧阳修专写《送曾巩秀才序》为他鸣不平。

  苏洵初到开封,拜访素不相识的欧阳修。欧阳修读了他的文章,击节赞叹:“后来文章当在此!”立即向宋仁宗上《荐布衣苏洵状》,赞其“文章不为空言,而期于有用”极力举荐,令苏洵名动京师。

  正是这份胸襟,使“天下翕然师尊之”,也促使文坛人才辈出,终有蔚然之气象。

  诗词中的多面欧阳修

  欧阳修是多面手,散文非常杰出,诗、词也有不少佳作,但词中的欧阳修与诗中的欧阳修很不相同,向人们展示了他的多面人生。

  欧阳修的诗,以咏怀诗、写景、送别诗为主;他的词中,咏女性、涉及男女之情的,占了半数以上。研究者认为,他是有意把士大夫高雅、正统、严肃的情感给了诗,而把悠游闲适、文人风流给了词。

  他为人熟知的词,几乎都是关乎爱情的。

  “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不见去年人,泪满春衫袖。”

  “庭院深深深几许?杨柳堆烟,帘幕无重数。玉勒雕鞍游冶处,楼高不见章台路。雨横风狂三月暮。门掩黄昏,无计留春住。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”

  “把酒祝东风,且共从容,垂杨紫陌洛城东。总是当时携手处,游遍芳丛。聚散苦匆匆,此恨无穷,今年花胜去年红。可惜明年花更好,知与谁同?”

  “尊前拟把归期说,欲语春容先惨咽。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离歌且莫翻新阕,一曲能教肠寸结。直须看尽洛城花,始共春风容易别。”

  字里行间,绵绵情深。政坛“猛人”,诗中君子,词里情痴,复杂而真实。

  欧阳修一生写了很多杰作,

  不仅是因为他才华过人,更因为他勤奋而认真。他曾说:“余平生所作文章,多在三上,乃马上、枕上、厕上也。盖唯此尤可以属思尔。”

  据《春渚纪闻》记载:“欧阳文忠公作文,既毕,贴之壁,坐卧观之,改正尽善,方出示人。”名作《醉翁亭记》的开头就颇费推敲,多次修改。

  到了晚年,欧阳修还经常拿出年轻时的诗文修改。夫人心疼地规劝道:“何自苦如此,尚畏先生嗔耶?”欧阳修笑道:“不畏先生嗔,却怕后生笑。”

  对于欧阳修这样天资卓越的人来讲,写作也是件呕心沥血的事,大约唯其如此,欧阳修才能留下大量沁人心脾、百代传扬的经典作品。

  □总策划董 林策 划杨 青

  许笑雨统 筹姚伟

编辑:张黎光

相关新闻